nothing to see here

生日快樂,願你的世界被善念包圍。

怎麼近來多了發非自家作品卻不標明出處的人?

Flowers For A Ghost

點擊前注意:

柯王子拉郎 AU OOC
文筆戰五渣
邏輯餵了狗
錯別字大王
蝸牛速碼字
不要有期待!
不要有期待!
不要有期待!
大概會再改
通常會再改
基本會再改

Ok?
真的ok?
不要後悔⋯⋯ˊ_>ˋ

⋯⋯⋯⋯⋯⋯⋯⋯⋯⋯⋯⋯⋯⋯⋯⋯⋯⋯

子彈穿透身體的時候,血從被貫穿的小孔湧出,連疼痛也來不及反應,人已經支撐不住往下倒。

Flowers For A Ghost 00

「我跟你說,還好沒有死在後巷那邊!」Edgar頓了一下,繼續說:「你知道後巷那邊又髒味道又難聞吧。這麼說來也不能死在洗手間,男廁從來就沒有乾淨過,而且伏屍地方沒選對的話沾上屎尿真的是加倍可悲!如果能選,教堂門口肯定是第一選擇。英雄電影也是這樣拍的,滿天白鴿,主角中槍站起,再中槍再站起,又中槍又站起,直到最後身體被打成烽窩煤才安然死去,多霸氣則漏!」他俯視一下埋頭裝睡的人,「可惜,我已經失去選擇的權。」

————————————————————

Jack Benjamin剛渡過漫長又難熬的一天,當然,日子每天也不易過,但碰上兇殺現場就更加地、倍增地、幾何升級般地難過。誰想到在辛勞的工作時間過後迎來的不是可愛迷人的小鮮肉,也不是威猛壯健的肌肉男,而是新鮮熱辣,即殺即躺的,屍體?這年頭的兇手根本不跟劇本走!在陰暗無人的角落不殺、在荒山野嶺不殺、在茫茫大海不殺,偏偏選在高級酒吧的包廂殺!包廂殺人就算了,為什麼要在自己訂的包廂殺!他流年不利是日大兇出門沒有看星座運程是他不對,可是誰規定撞上兇手就一定要看他的臉!那個一臉兇狠有着黑手黨老大相穿得一身流浪漢風的老頭督察不安撫一下受驚的目擊證人就算了!兇手額頭又沒有刻上我是兇手!而且兇手出來之際,他推門進入之前也不過幾秒甚至連幾秒也不到的時間就被要求指認兇手,找一堆人站成一列讓他認,他又不是右腦的達人!娛樂時間被搞砸,他忍;在警局被無禮的老頭精神壓榨,他忍;可從兇案發生之後就一直懶在他身邊唸過不停的那個Edgar的鬼魂就不是他能忍的了。

假若在平日,他當然能夠心平氣和的跟那些鬼魂說幾句,「發生這種不幸的事大家也不希望的」或者「做鬼呢,最重要開心」,又或者一句「祢餓不餓,我找個高僧給你頌經?」,可惜今晚發生的事早就磨光Jack的耐性,平日用來忽悠的鬼話一句也蹦不出來,此刻的他,只想那條在他耳邊講個不停的冤魂閉嘴,讓他有個好夢。

————————————————————

Edgar的屍體停在醫院的解剖室,解剖的全程他站在一旁看着,不發一言,似乎只要他等下去,Edgar就會突然坐起來跟他說沒想到吧!嚇一條吧!Curtis Everett是個經驗非常老道的警察,當警察久了,對危險會麻木,對死亡會習慣。他有想過死亡,但那是屬於自己的,不是Edgar 。他甚至幻想過自己會在執行公務時殉職,Edgar會在他葬禮上獻上白色鮮花,也許在違背他意願下幫他剃光臉上的鬍子,說一大堆廢話,說着說着會哭起上來,眼淚鼻涕混在一起,再也看不出之前的帥氣模樣,而這就是來自Curtis Everet對小鬼Edgar的玩笑,他的最後禮物。而現實是,他站在這,確認了小鬼真的死得不能再死,而他什麼也做不到。

————————————————————

寫成這個熊樣⋯⋯我已經打算棄坑了⋯⋯ლ(◉◞౪◟◉ )ლ

ピンポン
"僕の血は、鉄の味がする"
很久以前一部很喜歡的電影,漫畫也是非常精彩,
我無法理解那種近乎傻子般的熱愛,
我的喜歡是有取捨的;
我的熱情是有比較的;
我的拚命是有限度的,
因為做不到,所以羨慕.
跑到吐血吧!一生只此一次的青澀少年時.



那是來自凌晨時份的寂寞,
一個人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

寫實的講,
就是一家一夜好眠,
而自己得跟來自夜半的食慾單打獨斗,
一腦子的美味佳餚,一肚子的單獨鳴奏_ノ乙(、ン、)_